标签

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紀念六四、回歸憲政

封從德 2013年6月4日

一、什麼是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

我們紀念「六四」,離不開討論八九民運。八九民運是什麼呢?——

1989年4月中旬到6月上旬,中國大陸爆發了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這場公民抗命的非暴力運動,以學生為先鋒,以學運組織為中堅,以知識分子和廣大民眾為後盾,波及到全國300多個城市及更為廣大的農村地區,全球華人不分黨派、不分地區,實現了空前規模的大聯合,數百個自治團體自發成立,近萬人參與了長達一週並準備捨身的絕食請願,數千萬人在全國各地參加了千百次遊行,數百萬民眾和學生一道阻攔20多萬野戰軍,致使當局無法在北京實施戒嚴長達兩個星期。

這場原本非常和平的民主運動,最終被專制政權用機槍和坦克極其殘忍地鎮壓,據當時紅十字會、學運組織、西方學者和各國情報機構的統計,6月3日至4日一夜之間約三千人喪失生命,數萬人受傷,更多的人被捕、流亡或遭整肅。這就是永載史冊的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

二、八九民運的歷史定位

首先從全球範圍來看,中國的八九民運,是世界共產陣營專制結束的開始。「六四」同一天,波蘭的反對派贏得了國會選舉的勝利;五個月後,柏林牆被推倒;再過一個月,羅馬尼亞共產獨裁者被處決;再過兩年,蘇聯解體了,二十世紀禍害全球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宣告失敗,中共的專制統治越來越孤立。

其次從中國歷史來看,八九民運是「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中的倒數第二站。為何是倒數第二站?因為「六四」屠殺徹底暴露了中共是一個屠殺自己孩子的政權,中共統治完全喪失了正當性,已不再會有改良中轉站。八九民運是中共唯一一次改良的機會。從「六四」到中共解體,只有一站。目前中共一黨專制只是靠暴力與欺騙下的「績效合法性」來維持,好比一輛瘋狂列車,駕駛員神智不清,又沒有剎車,當它高速行駛達到人們對貧富懸殊、環境污染、生態危機等等偏差的忍受極限時,整個系統就會坍塌,瘋狂列車就會脫軌。

最後從世界歷史來看,八九民運的下一站——中共解體,即結束專制、回歸憲政,是全球專制歷史的終結。從此以後,世界大同,大同在民主憲政。

三、八九民運達成了什麼?

我認為至少可以列出以下三點:

首先,八九民運的啟蒙任務已基本完成。「六四」屠殺前一個小時,以「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為宗旨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在廣場上舉行開學典禮。這是一場血與火的洗禮,有數千生命的代價。二十四年後,這八個字已經深入人心。

其次,八九民運兩大訴求中的「經濟自由化」,也得到中國民間的強力推進。而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只有採用八九民運的另一大訴求「政治民主化」,才能達成社會公正,消除極端的貧富懸殊,減少對自然資源與生態的掠奪性破壞。民間推進的經濟自由化對於即將到來的政治民主化,做好了一些鋪墊。

第三,八九民運培養了一大批反對派人士。當時二十上下、現在四十多歲的佔多數,他們進入社會已逐漸成為中堅力量。這些反對派包括傳統派(法輪功、佛道組織、地下教會等等)、自由派(推崇普世價值的民運人士)和「新」左派(講求社會平等與公正),他們本來就匯聚在八九民運的洪流中,未來還會為結束一黨專制、回歸民主憲政而共同努力。後面我們還會稍加詳細分析。

四、八九民運缺些什麼?

首先,缺乏歷史知識與政治常識。中共黨文化的洗腦教育,導致我們的人文知識極度貧乏,歷史認知淺薄甚至顛倒。那時我們大多以為抗戰是中共領導的、以為民主就是一套少數服從多數的簡單程序,更不可能知道中國幾十年前已兩次構建起民主憲政架構但被袁世凱及中共顛覆、不知道和平時期的大饑荒餓死了數千萬人遠遠超過抗日戰爭死亡總數……。總之,我們是在一片人文沙漠上,試圖建高樓。我自己就是由於自感知識貧乏,雖被推到最高位置任北高聯主席但也很快辭職,因為缺乏知識即缺乏判斷力。【我個人是很偶然捲入學運的——兩次計算機壞掉。】

其次,缺乏綱領、計劃與方略。辛亥革命爆發前幾年,同盟會就有了清楚的綱領、計劃與方略。因此,武昌起義後,革命軍政府很快便按部就班地組織起來。台灣八十年代開始的民主化,實際上就是憲政回歸的過程,有四六憲法為框架,基礎比較好。而八九民運卻未能提出明確的政治綱領,只是在中共所謂的憲法框架內提出一些改良建議,而北大、清華等學運組織最初提出的校園民主方案,雖有衝破黨禁、報禁的意圖,卻被草率的絕食衝擊得煙消雲散。

最後,缺乏事先的訓練與組織。這是欠缺綱領、計劃與方略之必然結果。那時我們連如何開會也得從頭摸索,更不用說如何建立民主程序與組織,如何靈活運用非暴力抗爭的各種方法,如何談判如何妥協等等。如果我們當中有骨幹早些接受過這些訓練,就會在一刻千金的運動中節省大量寶貴的時間,提高反對派運作的效率,更有力地打擊專制力量,早日實現民主憲政。

這幾方面的欠缺,是怎麼造成的呢?可以說,這都是文化暴力的結果。暴力分三個層面:直接暴力、結構性暴力和文化暴力。「六四」屠殺、抓捕、監禁,就是直接暴力結構性暴力也並不抽象,如戶口制度對農民的歧視,暫住制度對農民工的歧視,官商勾結「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等等;文化暴力實際上就是強制性洗腦,通過教育、文藝、出版和學術研究等等方面的政治控制,為直接暴力或結構性暴力辯護,將其合理化。譬如將大躍進後餓死幾千萬人說成是「三年自然災害」,而非政府決策錯誤造成;將「六四」屠殺說成是「平息反革命暴亂」,隨後又令其銷聲匿跡,讓年青人沒機會了解此事,就是典型的文化暴力。文化暴力是最深層的暴力,很難自覺地消除,許多反對派人士一邊反抗專制,一邊卻說「解放前、解放後」。年青人因為一直受到文化暴力而難以自知,缺乏紮實的歷史、政治、哲學等人文知識,才會認識不清、判斷有誤、決策偏差,八九年如此,今天也如是,這正是專制統治希望達到的效果。我用二十多年整理《六四日記》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提醒讀者注意文化暴力對自己的控制與影響,自覺地擺脫其奴役。

五、以後如何做得更好?

孫中山說「知難行易」,信息爆炸時代尤其如此。從世界潮流來看,華夏文明與西方文明的交匯,不可避免;傳統與現代化的結合,勢所必然。而將兩方面優點結合起來的先驅,正是中山先生。以後要想做得更好,就得有知識,就得有傳承,要清楚方向與力量之所在。

中國民主革命的傳承在哪裡?百年民運、一脈相承,傳承在辛亥革命,始於孫文的事業。八九「愛國民主運動」的訴求,其實與孫文三民主義暗合:愛國與強國,合於民族主義;自由與民主,合於民權主義;公平與反腐,合於民生主義。直至今日,左、中、右反對派的訴求,也合於三大主義。由此可見,中國的民主運動並非僅有二三十年歷史,而是已經一百多年了。若能看到百年民運、一脈相承,就容易看見希望,就會有信心:百年追求,將由我們這一輩與後生們一道完成。

其次要清楚力量所在。今日中國的民主運動,絕非少數人的運動,它有廣泛的社會基礎,這些左、中、右反對派也可分為三類,與三大主義暗合。

一是傳統派,在國內和海外都人口眾多,譬如法輪功及儒、釋、道人士。他們的信仰與中共黨文化格格不入。本人在六四後被傳統派人士救助,其高效的無形組織、卓越的集群能力和感人的奉獻精神,皆令我震驚。我是通過對傳統文化的重新認識,才感悟到孫中山三民主義的價值。一般而言,傳統派人士比較認同孫文的民族主義,目標是驅逐馬列、復興中華。

二是偏右的自由派,尊崇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成為民運的主流,比較認同民權主義,目標是結束專制,再造共和。

三是「新」左派,追求社會公平,上訪維權人士及下層民眾多屬此類,特別痛恨貪腐與官商勾結,比較認同民生主義,目標是均富與平等。如何使這三支力量團結一致,合力結束一黨專制,是中國民主運動的首要任務。很顯然,這就需要三民主義來凝聚共識。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形成基本共識。經過多年的探索與研究,作者認為各個反對派與其在信息、資源不對稱的困境下去整合組織(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不如大家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須達成基本共識;而目前最應該建立的政治共識則是:結束一黨專制,回歸四六憲法。前一條實際上已有普遍共識,而1946年憲法則了解的人不多。這裡稍作介紹。

近四十年來全球第三波民主化的浪潮,數十個國家都經歷了以下三步:自由化、民主化和民主鞏固,中國也會不例外。目前中國正處在自由化前期,民主化的巨浪即將席捲華夏大地。

六、四六憲法的七大優點

這裡簡單介紹一下四六憲法的七大優點(詳見孫文學校網站Sun1911.com)。

㈠四六憲法是學界公認的一部好憲法,集現代民主國家憲法優長之大成,是西方三權分立精義與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精緻的揉和。自由主義大師胡適是當時制憲國民大會的主席。

㈡社會的共識,過去及未來的最大公約數。它是在1946年初政協會議的十二條原則基礎上起草的,主要採納了共產黨和民盟的意見,國民政府只堅持了三條,就連憲法起草人張君勱(民盟代表)也是周恩來提議的,可見四六憲法是當時各方政治妥協後的共識。而未來中國民主化時,也會湧現很多憲法草案,但得到的支持很可能碎片化,難與四六憲法競爭,因為後者不僅現成,且具以下一些不可替代的優點。

法統仍在,後來台灣所用的憲法即為四六憲法,雖命懸一線,卻不絕如縷。

實證合用。在台灣的實踐證明,四六憲法完全適用於華人社會的民主化需要。辛亥革命的大樹已在臺灣開花結果,現在只須將憲政返還大陸而已。㈤偏向內閣制。這非常有利於民主轉型的穩固(詳見王天成《大轉型》中的論述)。

接近聯邦制。非常強調地方自治,不僅是縣,而且省一級也是地方自治單位,這很有利於解決周邊民族問題,消解中共利用狹隘民族主義製造流血衝突來延長壽命的企圖。

利於兩岸趨同。屆時兩岸同一憲法乃至國號,和談統一就容易得多。總之,有了結束專制、回歸憲政的基本共識,反對派組織就越多越好,無需整合已是整合。實際上八九民運也證明:共識高就不怕無組織或多組織;多組織而無共識則會一片混亂。

中國一旦民主,全球專制的歷史就隨之終結,從此開啟世界大同的進程。而在這個進程中,中華文明將有極其豐富的歷史經驗與優秀的政治哲學貢獻於全球。這將是我們這一代中國人的自豪。華夏文明中的精華部分,如陰陽互補而非二元對立、中庸之道、內聖外王、多元一統的歷史經驗,將如何有利於世界大同的進程,這是一個很大的話題,以後有機會再專門論述。